那个女仆这才明白过来,知道她不好意思当着她们的面脱衣服,她们也就不再勉强,便说道:夏小姐,那你慢慢洗,我们先出去了,有什么事通知一声,我们就在门外。

    夏天睛绝望的点了点头,看着她们的身影消失在门外,她原本打算等她们出去后就想办法偷偷的溜出去,结果没想到她们还要守在门口,一想到这,她颓废的刚进了身后的水中。

    从她被方俊浩绑架到这里,她连方俊浩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,父亲就要把她嫁给他,万一这人是个丑八怪,那她岂不吃亏了,再加上那些恐怖的传闻,他两比年基就尼克小死说了首五发个妻子,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就是说平均每四个多月就要死一个人,她可不想这么早死,不行,不能坐以待毙,自已得想办法逃离这里,一想到这,她连忙从水中站了起来,刚转过身就被一赌肉墙挡住了去路,刚想抬头看看些人是何方神圣,房间里的灯就熄灭了,她惊的尖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夏天睛的叫声刚发出一半,就被人捂住了嘴,那人一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,一手捂着她的嘴唇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房间里一片添黑,唯一的几缕月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,却显得更加膝股,她看不清这个男人的脸,只能闻到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气紫绕在她四周。

    炙热的气息让她转不过气来,她连忙推开他,紧张的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你是谁。你是怎么进来的。

    那人轻声笑了笑,上前一步一步的将她逼退到浴池边缘,轻轻抬起她的下巴低声说道:你连你的未婚夫都不认识了吗。

    夏天睛一听惊讶的看着他,你你是方俊浩。

    那人点了点头,怎么。听到我的名字让你很失望吗。

    夏天睛深呼吸了。气,冷冷的看着他,我不管你是怎么说服我父亲的,总之我不会嫁给你。说完便向岸上走去。

    她刚爬上岸就被方俊浩拉了回去,她跌落在水中,温热的水哈的她差点喘不过气来,她愤怒的看着方俊浩,这个人是故意的,她刚才差点被水哈死。

    方俊浩望着她一脸狼狈的样子冷笑了两声,怎么样。被水哈的滋味不好受吧。我警告你,以后再敢说一个!不,字,我就不会只是让你尝尝水的味道。

    说完他走到岸边拿起浴池边上的浴巾裹在身上,看着她,你最好动作快点,十分钟后还没洗完,我就亲自替你洗。

    夏天睛望着他消失在门后的背影,眼泪缓缓滑了下来,与池里的水混杂在一起,她没想到父亲竟然这么绝情,竟然把她嫁给一个只闻其名不见其面的恶魔,这不是她想要的,她的人生不应该掌握在父亲手里,可是她现在已经无路可逃,如果方俊浩真的要在今晚跟她同房,那她只能选择去死。

    方俊浩慷懒的躺在床上,房间里没有开灯,微弱的月光穿过窗户照摄进来,将他的脸照的无比苍白。

    身后一个低低的声音响起,你真的打算娶她吗。你这样会害死她的。

    方俊浩转过脸看着她,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别人了?你不是对我做的事一向都不屑吗。

    哼,我对你的事从来都不屑,但你这样做就以为能打挎洛震天吗。你别忘了,他还是你的养父。

    方俊浩闻言脸色变的越发难看,别在我面前提这个人,你忘了我定的规矩吗。说完他气冲冲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。,就见一个女佣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,方少爷,不好了,那位那位小姐她她害脉自尽了。

    什么。割脉自尽。方俊浩闻言连忙冲下了楼,推开浴室的门,只见夏天睛被捞上了岸边。

    他快步冲了上去,一把将她抱了起来,看着蹲在一旁的女佣,到底怎么回事。刚才她不是还好好的吗。

    那个女佣早已吓的魂飞魄散,比|基-尼%小%说网她支支吾吾道:刚才刚才少爷你出去后,我们就在门外守候,见夏小姐还不出来,于是我推开门一看,只见夏小姐躺在水面上,水里全是血说到这里她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方俊浩往水池里一看,原本就铺满政琉花瓣的水面些时显的更红了,他匆匆抱起夏天睛冲了出去。( 夺妻:蚀骨柔情 http://www.00dks.com/15_15290/ 移动版阅读m.00dks.com )